假性近视



早在1850年德国vonGraefe已注意到调节近视的现象,直至1861年由Libreich将此命名为假性近视(pseudomyopia)。1937年Bothman在门诊患者中用阿托品滴眼后,发现正常视力者中有75%检影证实为正视眼,近视眼中平均降低0.31D,远视眼增加0.37D~0.43D。桐泽于1941年对1034名小学生用阿托品散瞳验光,发现-0.2D~-0.5D的近视大部分变为远视,-0.7D~-1.0D者大部分仍为近视,-1.25D以上全部为近视。我国费连雄于1960年用后马托品检查400只近视眼,有307只眼(75.75%)度数下降,其中65只眼(16.25%)为正视。徐宝萃于1979年对409只近视眼散瞳验光,其中103眼(25.27%)屈光度降低。1989年胡诞宁等根据“真假性近视定义与分类标准”,将所得结果与国内各作者的资料综合列为表(下图)。从表中看到纯功能(假)性占8%,纯器质(真)性占40%,两者兼有的混合性所占比重较大。1987年11月大连召开的全国第二届眼屈光学术会议期间,由20余位专家参加的近视眼座谈会上肯定假性近视的存在,并认为由眼屈光学组所定“真假性近视定义和分类标准”是可行的。

640.webp.jpg

     真正的近视眼是在眼的屈光系统处于静止状态,即解除了调节作用后,眼的远点位于有限距离之内。从本质上说,真性近视眼是静态的眼屈光不正。

     假性近视眼,是在真正的正视眼轻度远视眼或轻度近视眼的基础上,在看远处物体时还有部分调节作用参加,因而形成正视性假性近视(emmetropic pseudomyopia)、远视性假性近视(hypemetropic pseudomyopia)或混合性近视。

     正视眼看远时有多少度数的调节未放松,即表现为多少度数的假性近视。远视眼看远时如有调节作用参加,则先用一部分调节将远视中和为正视,其过度调节部分才表现为假性近视。轻度近视眼在看远处时,如有调节作用参加,则其近视度数为原有真性近视度数与调节度数之和。所以假性近视是由于调节作用所引起,但由于眼的固有真正屈光状态不同,其调节度数并不与假性近视度数完全相同。另一方面,假性近视眼者均表现远视力降低,但远视力降低的程度既不与所使用的调节程度完全相符合,也不与真正的假性近视度数相符合,而与调节度数加上静态屈光度数后的最终结果相一致。
因此,所有足以引起调节紧张或调节痉挛、看远时不能放松调节者,均有假性近视产生,如使用缩瞳药物、病灶刺激调节中枢或局部炎性刺激等。但此处所要讨论者仅限于青少年或学生因长期近距离读写引起的假性近视。
     据研究,当眼从看远方物体转为看近的调节反应时,和由看近转为看远的反应时平均值均约为0.5s,最长的正常值亦不超过1s。青少年在看近处物体时,由于使用调节的程度过强和持续的时间太长,因而在进行长时间的读写后转为看远时,不能很快把调节放松,即调节反应时间较正常者延长。调节反应所延长的时间,即假性近视的持续时间,附加调节的程度,大体相当于假性近视的程度。所以假性近视眼是由视近作业的客观条件所引起的。
假性近视的临床特点如下:
(1)远视力低于近视力:此者固然应当以远视力小于1.0,近视力等于1.0者为多见。但另一方面,据国内外调查,青少年时代的平均视力大都高于1.0,所以还应包括远视力为1.0而近视力大于1.0的眼。对于后者,有些学者称之为边缘性远视力,亦应列为防治对象。
(2)视力不稳定:由于假性近视是调节反应时变慢所引起,在由看近转为看远时,调节处于逐渐放松过程中,所以假性近视的视力不稳定。休息一段时间可能转好,再看近时又可变坏。即假性近视的视力易于波动。
(3)疗效不确切:假性近视对目前所用的各种疗法都表现为治疗时有效;停止治疗、恢复近距离作业时又可复发;所以试图寻找一种能长期治愈的方法是不现实的。
(4)多见于青少年:由于青少年调节力丰富,故假性近视较为多发。但少数从事近作业的壮年人也可发生。随着年龄增加,调节反应时间逐渐延长,正视眼的老年人也可发生生理性假性近视。但后者均非防治对象,故从略。
假性近视的诊断方法,是在用动态屈光检查中发现有近视现象,即远视力低于近视力,并根据其年龄和从事的职业,怀疑有假性近视可能时,应设法放松调节,再做屈光检查予以确诊。其中最可靠的方法是用睫状肌麻痹剂,使之处于静止的屈光状态再行检查。但用睫状肌麻痹剂后,影响视近作业,故临床上已有许多方法代替了睫状肌麻痹剂的使用。其中有雾视法和由吴梦灿所介绍的同位动态检影法等。